“象牙只有在大象的身上才最斑斓。”
前段时间,伴侣圈被一篇关于小象独白的文章刷屏了。由于文章过于真实、残忍,良多人甚至无法将内容全部看完。每当看到这种文章我们不禁会思考:人类是不是亏欠自然太多了?然而,这种思考的时间长度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,没过多久我们又会为获取心理上的即刻愉悦来采办罕有动物成品。关于尊重自然这件事,我们是否太健忘了?或许有人一直记得……赵欣,大连医科大学艺术学院摄影专业教师,完成本职工作之余拍摄医学标本。标本摄影属于医学摄影的一种,是对解剖过程的一种记实。经由过程解剖摄影我们能看到平时领会不到的动物身体内部的奥秘。医学摄影为医学研究供给真实精确资料,在以绘制为主要手段的医学记实中阐扬着越来越重要的浸染。赵欣但愿本身的标本摄影不仅可以传递科学信息,更能给以观者启迪与思考。赵欣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标本是在2003年。解剖系教授带来的一件上肢血管标本惊艳了她,肌理、骨骼、组织,无一不绽放着生命的美感。从此,标本摄影成为赵欣最重要的创作题材。这一拍,就是十多年。“我更但愿看到动物们活跃保留活着间的样子,
而不是人工雕琢出的美感。”
被摄主体的生命体征虽早已不存在,但在赵欣看来,其静怡的美感和默然地对抗形成凝滞中的动态,散发着亦真亦幻的活力。照片里,动物们静静地待在那儿那里,并不是无声地与世界辞别,而是让世界记住它们,以另一种形式“活”。干涩的肢体被从头注入血液,曾经鲜活的生命从黑暗的基调中跃出,在赵欣口角的记实下散发着“冷浪漫”。她的作品直观灭亡,是对生命的尊重,更是极致歌咏。赵欣怀着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拍下一组组作品,照片定格,为这些逝去的生命赋予了更多的意义。此中一些生物的历史可追溯到万年之前,这些摄影作品是它们曾经来过的证明。同时,它们作为人类历史的见证者,更值得我们去热爱。
导演 | 那文汉? 编纂 | 孟宇晴

文章来历:http://www.thepaper.cn
ewsDetail_forward_2708023